国外网站
当前位置: 首页 >阅读> 知识图解

既毒舌又浪漫,你并不了解的鲁迅!

2018-12-06 来源:国外网站推荐 - 由[国外网站大全]整理 35
  中学生三怕——“一怕文言文,二怕写作文,三怕周树人”。
    对于鲁迅我们从不陌生,其作品收入语文课本最多时曾达31篇。不仅要求“阅读并背诵全文”,一字一句更是被拿出来细究分析,成为无数人学生时代的梦魇。而他也被认为是好斗、多疑、不宽容、不苟言笑,一个人在那里左右开弓跟黑暗势力斗,像个在舞台上凶巴巴唱独角戏的老武生,成了一个被简化的脸谱。 既毒舌又浪漫,你并不了解的鲁迅!  鲁迅之子周海婴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:    “一些描述鲁迅的文字把他刻画成一个喋喋不休、拿着匕首和投枪的战士。形象是紧皱双眉严峻凝重的,没有个性和生活,而其他方面似乎都淡化掉了,只剩下一个空壳。”    “我们不认识这样一个鲁迅。”    真实的鲁迅,其实正如陈丹青在《笑谈大先生》里所言:“就文学论,就人物论,他是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”。    01    鲁·幽默·迅    真正认识鲁迅的人,提到他时,从来都不是冷峻严肃不可接近的面孔,即使和旁人争辩时,也都是非常和蔼的讲道理,讲不通的时候也就不讲了。    他幽默,爱笑,在萧红的回忆里:“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,是从心里的欢喜。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,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,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。”    鲁迅常给人起外号,北大教书时,同事川岛因留了个学生头,被他起了个绰号“一撮毛”。后来鲁迅将《中国小说史略》赠给刚结婚的川岛时,在扉页上就这样写道:    请你,从情人的拥抱里,暂时汇出一只手来,接受这干燥无味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,我所敬爱的“一撮毛”哥哥呀!    俏皮又可爱。    1932年,鲁迅在北大做演讲,演讲结束后,不少人挽留他在北京教书,鲁迅回答道:“我一到此间,即有人说我卷土重来,故我不得不赶快卷土重去”。    翼城才女吴曙天也曾讲过一个趣事,她和朋友去拜访鲁迅,远远看到他,几个人连忙喊起来,但鲁迅没听见,一直到家门口才注意到几人。    吴曙天:“我叫你好几声,你都听不见”;    鲁迅:“噢!噢!噢!....”    问他为什么连着说好几声,鲁迅回答这是补足以前没答应的。那时一个地方官下令禁止男女同泳,闹得满城风雨,鲁迅淡定的对旁人表示:    同学同泳,皮肉偶而相碰,有碍男女大防。不过禁止以后,男女还是一同生活在天地中间,一同呼吸着天地中间的空气......要彻底划清界限,不如再下一道命令,规定男女老幼,诸色人等,一律戴上防毒面具,既禁空气流通,又防抛头露面。这样,每个人都是……喏!喏!”    一边说着还一边模仿戴着防毒面具走路的样子,瞬间引起笑声一片。唐弢指出,他和青年们谈话的时候,不爱使用教训的口吻,从来不说“你应该这样”“你不应该那样”一类的话,他以自己的行动,以有趣的比喻和生动的故事,做出形象的暗示,让人体会。夏衍说,“鲁迅可不像画上那样硬邦邦,老先生幽默的不得了。”我们老是渲染他须发直立,横眉怒目,死板刻薄,这实在是再大不过的误解了。    02    鲁·吃货·迅    《华盖集续编》讲过这样一个事情:朋友给鲁迅带了一些柿霜糖,他开心的不得了,一下子吃了很多。后来得知这种糖颇为珍贵,如果嘴上生些小疮的时候,一擦就好,于是赶紧收起来,想着如果嘴上有疮好用来擦。但还没到第二天,当天夜里就忍不住偷偷爬起来,将藏着的柿霜糖吃了一大半,还给自己找了个理由:因为我忽而又以为嘴角上生疮的时候究竟不很多,还不如现在趁新鲜吃一点。不料一吃,就又吃了一大半了。    在美食面前,鲁迅始终是率真可爱如儿童,他到北京的第二天,就忙着去广和居吃一顿。在《鲁迅日记》里,到处能看到他对美食的执念。晚上写作的时候,“夜作书两通,啖梨三枚,甚甘”,一口气吃了三个梨,结果“夜半腹痛”;去公园散个步,也记得要“买火腿包子卅枚而归”;因为长期吃甜食,鲁迅的牙并不太好,但“午后赴王府井牙医徐景文处治牙疾...过稻香村买饼干一元”,“晚往徐景文处治齿,归途过临记买饼饵一元”,每次看完牙都不忘带点饼干回来吃;“晚与五六同人出校游步,践破砌,失足仆地,伤右膝,遂中止,购饼饵少许而回,于伤处涂碘酒。” 即使跌倒受伤,也要坚挺着买点饼干回来,再涂药,真吃货无疑了。对螃蟹也是情有独钟,他在1918年9月13日的日记里记到:“夜食蟹二枚”,两天后,又记录下“下午食蟹二枚”,之后更是“自食四枚于夜饭时”,想着鲁迅一个人在桌子上,悠然的吃螃蟹,小酌两口黄酒,实在是妙人。    在美食面前,鲁迅也是颇有心机。家里来客人时,倘若来的是男子,便不会拿出好吃的点心来招待,用花生代替就可,而如果是女子,则不必顾忌。因为“她们的胃似乎比他们要小五分之四,或者消化力要弱到十分之八,很小的一个点心,也大抵要留下一半.....于我的损失是极微的。”甚至对儿子,也绝对不让步。鲁迅喜欢吃沙琪玛,周海婴曾经无比期待的询问自己是否能吃,鲁迅回答:“按理说是可以的,但爸爸只有一个,吃了就没了,所以还是不要吃的好。”还是不要吃的好?!!!求周海婴的心理阴影面积!实在不理解,写出“乌黑的蒸干菜和松花黄的米饭,热蓬蓬冒烟”,“油煎大头鱼,未庄都加上半寸长的葱叶,城里却加上切细的葱丝”的人,怎么会有人觉得他是冷酷的、刻板的呢?    03    鲁·时尚·迅    萧红有一次穿了件新买的红上衣,跑去问鲁迅好不好看。想来男生的回答无非两种“好看”或“不好看”,但我们来看看鲁迅的回答:你的裙子配的颜色不对,并不是红上衣不好看,各种颜色都是好看的,红上衣要配红裙子,不然就是黑裙子,咖啡色的就不行 了;这两种颜色放在一起很混浊……你没看到外国人在街上走的吗?绝没有下边穿一件绿裙子,上边穿一件紫上衣,也没有穿一件红裙子而后穿一件白上衣的……    紧接着,又给萧红上了一堂时尚穿搭课,各位女孩子也可以学习一下:人瘦不要穿黑衣裳,人胖不要穿白衣裳;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,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;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,但比横格子的还好;横格子的,胖人穿上,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,更横宽了,胖子要穿竖条子的,竖的把人显得长,横的把人显得宽……    他自己在穿着搭配上也相当有想法。很喜欢他的一张照片,深V领毛背心,外面再穿一件毛衣,下身穿长裤,系了一条穿孔的皮带,一点也没有古板的样子,反而混搭的别有一番特色。鲁迅还自己设计过衣服,许寿裳在《亡友鲁迅印象记·日常生活》中就提到:他“新置了一件外套,形式很像现今的中山装,这是他个人独出心裁,叫西服裁缝做成的。”    04    鲁·美学·艺术·迅    木心说:“没有审美力是绝症,知识也解救不了。”而鲁迅对美的追逐和欣赏贯穿了他的一生。在日本留学时,租的地方有个大院子,鲁迅便发动舍友一起种花草,尤其是朝颜花(即牵牛花)。你看许寿裳后来对这个院子的描述,实在让人心向往之:    每当晓风拂拂,晨露湛湛,朝颜的笑口齐开,作拍拍的声响,大有天国乐园去人不远之感。傍晚浇水,把已经开过的花蒂一一摘去,那么以后的花轮便会维持原样,不会减小。其余的秋花满地,蟋蟀初鸣,也助我们的乐趣!    鲁迅后来在西三条胡同21号(现宫门口二条胡同19号)买的房子,他自己做了改造,也强调“在北面沿北墙种两株花椒树,两株刺梅,西面种三株白杨树。白杨树生长力强,风吹树叶沙沙响,别有风味。”    而这份审美也融入了他的设计中!鲁迅称得上是当时最牛逼的设计师之一,即使今天看起来,其作品依然是大神般的存在。1917年,时任北大校长的蔡元培给鲁迅写一封信:“余想请先生为北京大学设计一枚校徽,也不必多复杂,只需将先生一向倡导的美育理念融会贯通即可。”鲁迅其用“北大”两个字做成了一具形象的脊梁骨,借此希望北京大学毕业生成为国家民主与进步的脊梁,让蔡元培连声叫好,后该图案经过丰富调整,一直延用至今。    在书籍封面和装帧设计,鲁迅更是让无数人惊叹,他一生设计了60 多个书籍封面,没有一个让人失望。陈丹青曾直言:“这样一位自称门外汉的美术爱好者的美术贡献,依我看,却比那个年代顶著名的美术海归派更超前、更有品质、更富草根性,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”鲁迅极善用留白,清素简洁,却不失韵味,《呐喊》和《引玉集》更堪称经典。    他还有一些非常可爱的设计,比如这个俏皮的猫头鹰,双眼被画成了一对男女的头,现在看依然是趣味盎然。1927年出版的杂文集《坟》,扉页上也是一幅鲁迅自己所画的猫头鹰。许寿裳指出,鲁迅所出的书,关于书面的图案,排字的体裁,校对的仔细而认真,没有一件不是手自经营,煞费苦心。他用的图案总是优美的,书的天地头及题目左右总是宽裕的。他常说:“字排得密密层层,不留余地,令人接在手里有一种压迫感。”人们总将鲁迅描述成一脸凶相苦相,殊不知其实他隔三差五泡在书店里,买书、选画册,回家歪在靠椅上,慢慢地翻看。    美哉!美栽!    05    鲁·情话·迅    和朱安那段包办的、名存实亡的婚姻,我们这里不加赘述。在他心底,认定的伴侣,始终只有许广平一个。而在许广平面前,鲁迅完全化身情话小达人,在他给许广平的信中,既没有死呀活呀的热情,也没有花呀月呀的佳句,但字字句句却让人心动。“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,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。女生共五人。我决定目不斜视,而且将来永远如此,直到离开厦门。”对女生目不斜视,而且将来永远如此,这份界限感,现在有很多男人却还不懂得,嘴上说着爱一个人,私下却和其他异性牵扯不清。“我寄你的信,总要送往邮局,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,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。”“滔滔不绝很容易,可我只想和你在一个慢下来的世界里交谈。”“我看你的职务太烦剧了,薪水又这么不可靠,衣服又须如此变化,你够用么?”“你收入这样少,够用么?我希望你通知我。”    钱不够用,希望你能通知我!各位男士,划重点啊!!!    鲁迅与许广平母子    "此刻是十二点,却很静,和上海大不相同。我不知乖姑睡了没有?我觉得她一定还未睡着,以为我正在大谈三年来的经历了。其实并未大谈,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,保养自己,我也当平心和气,度过预定的时光,不使小刺猬忧虑。"    “乖姑”和“小刺猬”都是鲁迅对许广平的昵称,而许广平则称他为“小白象”,两人信件往来,光看昵称,已是柔情万千。章衣萍说过鲁迅的一个趣事,讲他在厦门的时候看到有猪在啃相思树的叶子,怒不可遏,于是和猪决斗。被旁人看到笑到不行,问他为什么和猪决斗,鲁迅没有明说。    后来周海婴提到,那不过是看到相思树,思念起许广平来,有猪啃相思树,那自然是忍不了。周海婴出生后,鲁迅有了个一个新的身份——父亲,他很喜欢孩子,更认真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中:海婴生了痱子,他拿药水亲自给他涂抹;每晚给他讲故事,从狗熊如何生活讲到萝卜如何长大;变着花样给他买玩具。遇到海婴淘气叛逆时,也总是说几句好话,在给友人的信中,鲁迅无奈的表示:“我对别人就从来没有这样屈服过。如果我对父母能够这样,那就是一个孝子,可上‘二十五孝’的了。”    一个息事宁人无奈的父亲,也是很可爱了。    06    鲁·真实·迅    申居郧说:“世间好看事尽有,好听话极多,惟求一真字难得。”而鲁迅让人欣赏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,便是处于——真。做人真,感情真,说话真!    就像马钰在《初次见鲁迅先生》所言:    我看了他的作品里面,有许多都是跟小孩说话一样,很痛快,一点也不客气;不是像别人,说一句话,还要想半天,看说的好不好,对得起人或者对不起人。鲁迅先生就不是,你不好,他就用笔墨来痛骂你一场,所以看了很舒服,虽然他的作品里面有许多的意思,我看不懂;但是在字的浮面看了,已是很知足的了。    一言以概之,痛快!    《京报副刊》曾经向鲁迅征求“青年必读书”书目,鲁迅的回答第一句就是:“从来没有留心过,所以现在说不出。”有人称鲁迅是上海文坛的“周怼怼”。    怼能力不行的人:    “我所佩服诸公的只有一点,是这种东西也居然会有发表的勇气。”    怼熊孩子:    “小的时候,不把他当人,大了以后,也做不了人。”    怼杠精:    “譬如厨子做菜,有人品评他坏,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,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。”    怼道德婊:    “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,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,对面是弄孩子。楼上有两人狂笑;还有打牌声。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。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    怼虚伪人设:    “面具戴太久,就会长到脸上,再想揭下来,除非伤筋动骨扒皮。”    甚至看他的那篇随笔《死》,本抱着压抑、悲痛的心情阅读,却三番四次笑场,读罢不由感叹:还是那个鲁迅啊!    忘记我,管自己生活。——倘不,那就真是胡涂虫。    别人应许给你的事物,不可当真。    损着别人的牙眼,却反对报复,主张宽容的人,万勿和他接近。    他在文章的最后,又提到说欧洲人临死前,总有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,自己也宽恕了别人。但鲁迅却表示:“我想了一想,决定的事:让他们怨恨去,我也一个都不宽恕。”    后人常以这句话作为鲁迅刻薄的证明,批评苛刻的话说了一堆,好吧,就让你们怨恨去!鲁迅在给好友川岛的信里写过这样一段话:    我在这里,被抬得太高,苦极。作文演说的债,欠了许多。……我不想做“名人”了,玩玩。一变“名人”,“自己”也就没有了。    而今天,我们总将他捧得高高在上,很多人也因此错过了那个真实的鲁迅。讲真,了解越多,越发觉得鲁迅是个不折不扣的宝藏男孩,今日所叙不过百分之一二而已。    很喜欢一本书里的话:在酒楼上,鲁迅打了一斤黄酒,用十个浇有辣酱的油豆腐,暖活着大雪纷飞的社会。    先生啊!当真是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!

推荐阅读

  • 一周热门

  • 小编推荐

  • 最新收录